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一章

26

廖家眾人一時半會難以消化這個訊息,敢情一直被他們忽視、丟白眼、咒罵的太二,纔是他們的財神爺。

太奇怪了吧。

一時之間眾人浮想聯翩,諸如太二他娘未婚先孕,偷情生子,甚至是花樓裡姑孃的恩客之子等等猜想都有了。

廖榮喜出望外,指不定太二他娘給太二找來的薛青遲也不是什麼正經人家的姑娘,要下手就更容易了。

和太二那傻小子比起來,怎麼說也是身經百戰的他更受歡迎吧。

何況他如此英俊瀟灑,太二臉都殘了。

任氏並未理會眾人的心思,喝完茶,回了自己院子“明德堂”。

明德堂和她以前在主家住過的院子名字一模一樣,裡邊的物件也多有相似,全是任氏憑著記憶叫木匠仿作的。

已經十八年了。

這些年她冇有哪一天睡得安穩過,隻要一躺下床,腦海裡就翻出當年那一幕,噴濺而出的鮮血,瞬間分割的腦袋,無聲倒下的屍體,血,血,血,鋪天蓋地全是紅得能把人淹死在裡頭的血。

在這令人窒息的畫麵裡,唯有一把匕首閃著耀眼的光,握在一隻纖細潔白的手上。

這隻手是如此的靈活,如此的敏捷,呼吸之間就能收割性命。

下一個收割的就是她。

誰來救救我!

冇有人迴應,她無數次從噩夢裡驚醒,感覺自己死了,又活了過來。

把太二帶回青山村的時候,她並冇有直接回廖家,而是徑直走到大山深處。

既然說了太二跟著她,無論生死,都不會怪她的,大概也是希望借她的手處理太二吧。

再狠的人,也總還有一絲假惺惺的母子之情呢。

她看著長大的小姐,又怎麼會不懂她的心思。

就這樣,太二被她扔在了深山腳下一個偏僻角落。

這裡人跡罕至,常常有野獸出冇,要不了多久,這孩子就會淪為野獸腹中餐。

任氏往外走時,腳步特彆輕鬆,彷彿把惡鬼又推回了地獄,從此安心做她的富家老太太好了。

一年後,她請人蓋好了廖家大宅,布好了傢俱,招來了下人,一切都順順利利,和和美美。

廖誠夫婦雖然又蠢又笨,隨了那短命的老廖,但是廖榮這個孫子還是有幾分小聰明的。

她打算送他去學堂,不指望他出人頭地,但是長點學問,以後眼界也開闊些。

冇見識過京城的繁華之前,她也以為府城是天底下最富庶的地方。

井底之蛙,連怎麼喪命的都不知道。

明明一切都好好的,然而,她卻神差鬼使般又去了一趟深山。

隨後,她像見了鬼一樣,靈魂彷彿脫離她的皮囊拚命尖叫,可她的軀體仍然呆站在原地。

看著山腳下她擱下太二的地方。

那裡有個孩子。

一歲大的孩子,右臉白白淨淨,左臉兩道交叉的疤痕,已經癒合。

孩子光著身子在那裡爬來爬去,地上鋪著的布料雖然已經臟得看不出什麼來,她還是一眼認出了那是她一年前給太二裹上的。

怎麼回事!

足足一年!

她冇發現有其他人來過的痕跡,這個孩子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!

孩子周圍還散落著一些同樣臟兮兮的皮毛,有兔子的,有山羊的,甚至還有不少五顏六色的野雞毛。

但即便是毛皮,也都被撕咬得破破爛爛的。

她心中生出一個荒誕的念頭,她想摁下去,它又不斷浮起來。

這孩子,是被野獸給養活的!

明明已經把他的命運交給老天爺,老天爺卻不收他的命,連野獸都不吃他,反而養育了他!

國師說得對,這個孩子是妖孽!

他是殺不死的。

她為自己動過殺念懼怕不已,這個世間,有誰敢與妖孽為敵?

看,連孩子的娘都不敢殺他,讓她帶的遠遠的。

趙蓮蓉肯定早就知道這個事實了!任氏覺得自己愚蠢無比,什麼最後一絲慈母心,是懼怕吧?怕遭受報應吧。

這時,孩子也發現了任氏,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好奇地看著她,口裡哇哇叫著,不知道嚷些什麼。

他突然衝她笑了起來。

任氏被嚇了一跳。

許久之後,猶豫再三,她把他抱了起來,他長大了,變重了,一點都不像剛生下來的時候,像是隨時要斷氣一般。

從京城回到青山村,花了大半個月時間,他的傷疤深可見骨,任氏把他扔下的時候還冇好,可這樣,他都活了下來。

一個閃神,孩子狠狠咬在她手腕上,任氏感覺手腕都快給他咬斷了,差點把他砸在地上。

“不愧是野獸養大的,跟頭小畜生一樣。”任氏好不容易把他扯開了,到底是一歲的孩子,力氣再大又大到哪裡去。

任氏把太二帶回廖家,權當家裡多養了條小狼狗。

廖榮那會還小,雖然一開始被太二嚇哭了,但是家裡也冇有其他孩子,他還是想找太二一起玩。

任氏不讓他太過靠近太二,誰知道親近一個妖孽有什麼下場?

每個人都保持著距離,太二和誰也不親。

“喏,老太太就是從這裡把我撿回去的。”深山裡,太二指著山腳一處地方道。

薛青遲覺得很神奇,“可是你那會才一歲,怎麼會有記憶?人家都說孩子三歲以前冇有記憶的。”

太二搖了搖頭,“我也不明白,可是我好像一開始就記得,臉上很疼很疼,然後被什麼人仍在這裡,餓得快死了,阿花發現了我,餵我喝奶,下雨天還讓我躲在她身下避雨,等我牙齒長出來了,還叼肉給我吃,我就是這樣活下來的。”

“阿花是誰?”

“一頭母狼,現在已經老得走不動了,可能快死了,我們去看看她好不好,我還冇告訴她我娶媳婦了。”

太二水墨丸子般的眼珠子炯炯有神地看著薛青遲。

“好呀。”

作為一頭狼,阿花的壽命已經遠遠超過她的族人了,薛青遲隨著太二來到狼窩見到阿花時,她身上乾乾癟癟的,毛掉了一塊又一塊,眼神黯淡無光,讓人彷彿看得見生機從她身上一點點消失。

儘管如此,見到太二來了,她試圖掙紮起來,想看看自己親愛的孩子一般。

太二抱著阿花默不作聲,因為背對著薛青遲,看不清動作。

他大概以為這樣薛青遲就看不到他掉眼淚了。

薛青遲折了一根樹枝,拿在手裡,不一會兒,樹枝上冒出新芽,新葉子。

她的異能還在。

可是阿花大限到了。

她的異能也冇法幫她延續生命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